家在外地、百姓家庭、一般大学、普通专业、平常成绩、中等能力,又想留在大都市,这样的大学生毕业后,进入一家民营小公司可能是唯一的选择。像海绵一样,无数小公司不留痕迹地把在外企、国企、公务员考试中碰了壁的大学生们吸纳进来。经过几个月甚至一年多心力交瘁的找工作历程后,很多大学生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小公司的邀请,开始在大城市安顿下来,继续编织他们的梦想。在一份平常的工作中寻找出人头地的机会。

郭海藻就是他们中的一位。

一位小公司的老板在酒桌上曾经半开玩笑地说,招收漂亮女孩儿的好处是省钱,和客户谈生意的时候,连饭钱都不用掏,合同就带回来了。果然,市长秘书宋思明看上了海藻,于是她的老板陈寺福寻找靠山的机会来了。

其实,在小公司工作,老板就是公司,与其说是找工作不如说是找老板。遇上一个好老板,不但能够迅速学到安身立命的本领,还有比大公司更多的机会,碰到一个有理想、有能力的老板,完全有可能完成在大公司不可能实现的跨越式发展。可惜海藻没有跟对人,她不具备鉴别一个老板的能力。也许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除了相貌,海藻是无数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儿中的一位。小家碧玉,没什么野心,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没有主见,心地善良、单纯。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大学是她们最大的人生成就,但她们的心智成长也止于此,拒绝继续长大。最多找一个喜欢自己的老公,做一份能够胜任的工作,相夫教子,然后在琐碎而充实的生活中慢慢变老。

但偶然出现的宋思明,改变了她的人生。不过,她只是被动的接受者,从钱财到柔情蜜意,然后感受到这里面的好,便渐渐沉了下去。

海藻的被动不但体现在面对宋思明这样一个追求者的手足无措上,也体现在面对工作的时候。片中有这样一个片段:劳累了一天的海藻回到家,已经很晚了,突然接到老板陈寺福的电话,让她去卡拉OK陪客户唱歌。海藻一万个不愿意,但怕老板不高兴还是去了,去了以后却又一直敷衍。

其实。在公司里,陪老板进行这样的商务应酬是家常便饭,既积极地参与其中又能够保护自己是一个职场女孩儿的基本素养,海藻没有思考过这里面的利害,也没准备调整自己的心态。稀里糊涂地跟着感觉走。工作时间不短,却完全没有适应职场的法则。

杜拉拉,一位草根儿出身的外企白领,有着70年代人“职业的一代”的标本式特点,靠个人奋斗获取成功——在外企的经历跨度8年,她从一个朴实的销售助理,成长为一个专业干练的HR经理,见识了各种职场变迁,也历经了各种职场磨炼。

对于如杜拉拉般深谙职场法则的女孩儿们,一眼就可以看透陈寺福让自己接近宋思明的用意,接下来的时间,她会巧妙地闪转腾挪帮老板建立关系,还会欢天喜地地拿着工作成果向老板要求奖金、加薪、升职。即使是真的爱上宋思明,发展成情人关系,也会让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该借钱借钱,该求助求助,而不是把相互之间的关系发展成“人情债,肉来偿”,将情感、职责、人情搅成一锅粥。这就是郭海藻和杜拉拉的差距。

不论是对工作还是对情感,海藻都活在别人的安排里,被动地接受是她面对所有问题的基本态度。她得到了什么样的生活,只取决于她遇到了谁,而不取决于她想要什么。海藻的问题不是当“小三”的问题,而是稀里糊涂当“小三”的问题。

生活在社会这个复杂的机体里,其实清纯和愚蠢、顺从和无能都是一个意思的两种叫法。从走出校园的那一刻起,女人便没有了扮清纯的资格。不管你从小到大如何被娇惯,都必须用大脑而不是直觉来应付你所面对的每一个问题。你可以选择挑战,也可以选择逃避,但不能选择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