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传统出版在博弈中前行

今年年初,数字出版频繁见诸报端,被业内人士广泛提及并关注。刚刚结束的北京图书订货会首设数字出版专区,高层论坛、版权交易、产业峰会等纷纷聚焦数字出版话题,处处都凸显出发展数字出版已成为热潮。其中,人们议论最多的就是:数字时代下,传统出版业应该何去何从。

传统出版是数字出版基石

数字出版实际是技术革新带给出版业的又一进步,是出版传播途径的扩大和延伸,大大提升了传统出版的传播力与影响力,从而延伸了整个产业链,但并不是一个新产业的诞生。从根本上讲,数字出版的基础就是传统出版,传统出版是数字出版的内容提供商,数字出版是传统出版传播介质的发展。

在新一轮变革中,传统出版业理应从中获益。在西方,传统出版业依然是数字出版的引领者。但在我国,由于传统出版业的迟疑,引领者为游戏运营商、手机厂商、电信运营商、设备制造商等IT企业。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总经理丁双平分析,中国数字出版(特别是阅读产品)的主导者是技术提供商而非传统出版单位,这是因为传统出版人对数字技术带来的深层影响关注不够。技术开发商抓住时机,在内容开发商尚未觉醒的时候以极低的成本聚合内容资源,并且面向机构用户进行销售,占得数字出版先机。

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认为,数字化除带来生产方式的革命外,还带来销售方式的革命。但根本性质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业务模式。他表示,在传统的编印发模式中,作者把内容提供给出版社,或者出版社将自己的原创内容进行编辑加工之后,交给印刷厂、书店,包括网上书店。IT行业的生产商们,就是目前印刷厂的角色。

从国内各大出版集团的纷纷试水,到传统出版业和技术商的合纵连横,处处显示出我国传统出版业正步入数字出版新征程。记者看到,在北京图书订货会的各个论坛上,不仅有硬件终端商和技术商,还有大量拥有优质内容资源的传统出版单位参与,大家针对目前数字出版领域的版权纠纷、产业链断裂提出务实建议,还就数字出版的发展前景、业内外资源整合等话题展开深入探讨。传统出版业在数字出版博弈中虽然慢了一步,但机遇依然存在。必须作出积极反应,才能跟上数字出版步伐。在“诸侯纷争”的今天,出版业强大的资源优势必然会显示出强劲的主导力量,厚积而薄发。“变的是介质,永恒不变的是优质内容。发展数字出版,传统出版商未来有着巨大的生存空间和成长空间。”中国科学出版集团董事长柳建尧如是说。

内容载体愈多出版道路愈宽

每一次重大的技术变革,都会带来生活模式的改变。这句话对当今的数字出版同样有效。数字时代,网络的便利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数字内容的生产者,但前提是必须经过专业编辑的深度加工。传统出版单位最大的优势以及生存之本就是内容,而且是高质量、有竞争力的内容。数字时代,由于载体不同,人们对于内容的需求也有很大不同。例如读者通过手机阅读时,最受欢迎的内容90%是网络原创文学,如穿越、言情等。这对出版者而言,除具备专业性外,对市场需求的灵敏性同样重要。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介绍,中国目前有40多款手持阅读终端问世,绝大多数缺乏内容资源,尤其是优质的内容资源。陈昕呼吁,做阅读器就应该对读者负责,提供有良好阅读体验、质量上乘的产品,而不能将差错很多的内容随意往阅读器里装。

丁双平表示,数字出版是依托现代传播技术的信息产业,是高投资、高收入的网络产业,也是颇具风险的现代服务产业,需要引起关注的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是要在加紧制定技术标准的同时出台内容质量标准,对于那些错误百出的数字阅读产品禁止销售;二是要以多样化标准,促进新型的数字出版基地形成。“我们会密切关注数字出版对于产业的深层影响,大力推进数字出版发展,加快产业升级,谋求业态更新。”丁双平称。下一步,中南出版传媒集团阅读产品发展的重点将是在中南国家数字出版基地的旗帜下,以资本为纽带合纵连横,聚集多个出版集团的内容资源,搭建统一的技术平台,形成强大的内容运营中盘,通过平移、加工、重构或者改编,面向各类终端、通过各种渠道发布和销售优质内容。

为缩短作者与大众的距离,传统出版单位应充分运用数字化带来的互动模式。如果网络、手持装置、手机等,都能变成出版界可掌握的内容载体,出版的道路就可以更加宽广。

迎接挑战力塑多元出版格局

在科学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华强看来,数字出版是我国文化产业发展最具战略性、前瞻性的选择,是我国由出版大国向出版强国目标迈进的必然手段,也是我国文化产业参与国际竞争的主战场和实现跨越发展的有效途径。“内容资源是核心、技术标准是手段、版权保护是保障、政策支持是关键、模式创新是根本,海量内容是基础。专业化地做好数字出版,对传统出版业来讲需要很多转变,发展理念的转变、人才队伍的培养、采编模式的转变。”胡华强说道。

记者获悉,面对市场压力,许多出版单位都积极开拓思路、把握时机,力求塑造更深层次的多元出版格局。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正在运作数字交易平台,预计2011年可以担负起规模运营。另外,清华大学出版社历时两年时间,开发了一个数字出版平台,并在出版社成立30年社庆的时候正式开通了一个名字叫“文泉书局”的网站,上线图书以出版教材和学术著作为主。到目前为止,上线的图书已经达到了3000余种,一年的初步目标是7500余种,即清华大学出版社的所有图书都要上线。清华大学出版社有关负责人表示,出版社今后一个时期的重点任务将是打造数字出版新平台,开创教育出版新天地。而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和盛大文学“全媒体出版”战略合作,是国内传统少儿出版社首次与网络数字媒体联姻,双方旨在共同推动中国儿童文学线上和线下的繁荣。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与幸星数字娱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推出股神巴菲特授权并亲自配音的动画片《巴菲特神秘俱乐部》同名图书等,这些都表明在出版业日益加快的变局中,不同出版单位都在寻求联合,期待优势互补。

未来总在人们的想象之外。数字出版是集信息密集、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于一体的传播方式,资本是不可或缺的。相信,随着上市企业的日益增多,资本将在产业格局的新一轮调整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资本和内容的结合,我国的数字出版一定能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摘自凤凰网传媒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