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er》(朗读者)

 

导演: Stephen Daldry
编剧: David Hare
主演: Kate Winslet / David Kross / Ralph Fiennes

         15岁的少年米夏·伯格(大卫·克劳斯 David kross 饰)偶遇36岁的中年神秘女列车售票员汉娜(凯特·温丝莱特 Kate Winslet 饰),后来两个发展出一段秘密的情人关系。汉娜最喜欢躺在米夏怀里听米夏为他读书,她总是沉浸在那朗朗的读书声中。年轻的米夏沉溺于这种关系不能自拔的同时,却发现他自己根本不了解汉娜。忽然有一天,这个神秘女人不告而别,米夏在短暂的迷惑和悲伤之后,开始了新的生活。
二战虽然结束了,但德国对于纳粹战犯的审判还在继续。成为法律学校的实习生的米夏,在一次旁听对纳粹战犯的审判过程中,竟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已经事隔8年,但米夏还是一眼便认出那就是消失8年的汉娜。而这一次,她坐上了纳粹战犯审判法庭的被告席,这个神秘女人的往事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逐渐清晰。然而,米夏却发现了一个汉娜宁愿搭上性命也要隐藏秘密。
汉娜最终被判终身监禁,而此时米夏(拉尔夫·费因斯 Ralph Fiennes 饰)与汉娜的故事还在继续……
在2009年初的第81届奥斯卡上,该片共获包括最佳女主角在内的5项提名,最终温丝莱特凭借该片折冠当年奥斯卡影后。

《The Reader》。中文译名《朗读者》,又名《生死朗读》。#百度的传送门

原本以为只是一般的外语片,一般的外语爱情片。但是当我发现我已经不知不觉朦胧了双眼,眼泪流出了眼眶。

随着剧情,随着男主角的回忆,随着每一段台词,我数次泪流满面。

是真的泪流满面,不知道是因为男女主角那段凄美(请允许我使用这个词)的爱情(有些人喜欢说“15岁少年与 36岁女人之间的性爱”),还是因为最后因为个人的道德忏悔,汉娜赤足踩在厚厚的一摞书上自杀。

电影里的很多镜头至今仍在我的脑海里闪回:

中年的汉娜躺在少年麦克怀里听他朗读,被故事的情节感动得哭出声来--她作为个体,能够感受到文学作品的美,有丰富的情感、良知与人性,可是为什么作为党卫军这个丑陋机器的一个零件,她却可以变成冰冷的杀人机器?

在乡村小教堂里,听着孩子们的童声合唱,汉娜泪流满面――她是纯粹感动于这歌声的神圣纯洁,还是想起了当年由于她坚持不开门而被活活烧死在教堂里的三百个犹太亡魂?

在法庭上,面对法官“教堂发生火灾时你为什么不开门”的责问,汉娜理直气壮地说:“她们会逃跑!”她甚至还用力敲了一下桌子。――在汉娜看来,秩序高于一切,作为看守她恪守己责。她并没有思考的能力,甚至没有思考的愿望。她需要完全生活在社会和她自己制订的各种准则之中。

为了掩盖自己是文盲的事实,汉娜明知是其他的五个看守共同嫁祸于她,却依然不惜付出自由的代价,宁可承担终身监禁的判决。――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在乎最难以启齿的秘密。可你是否会如汉娜一样,不惜任何代价,只为坚守这个秘密,维护自己最在意的那部分“尊严”?一切强悍的表象原来只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脆弱。

在旁听席上,往事闪回,麦克忽然意识到汉娜是文盲。可是几经挣扎,他最终还是选择在漫天飞雪中转身离开看守所,他放弃了为她作证――也许小部分是出于对汉娜那可怜的自尊的成全,而更多的,我想还是出于他内心的纠结――作为法律学生,他当然知道为汉娜作证才是正确的法律程序,可是他拗不过自己的道德和良知,他无法原谅汉娜对三百条人命的冷漠,而自己曾经与法西斯成员有染这个事实也令他无法释怀。

在狱中,汉娜收到录音带,摁下播放键,录音机里传来麦克的朗读声。她慌乱极了,刚听了个开头就停下。――我一直在试图想象汉娜当时的心情。我想她可能先是惊慌,然后是强烈的羞耻感(她意识到麦克已经发现她不识字的秘密),可是间中又掺杂着感动和欣喜。她为自己在监狱这狭窄的空间内重新与外界有了交流而欣喜――与麦克的交流。与文学和知识的交流。

我已经好久没有哭了,更不用谈看电影哭了。我很高兴,很高兴我还能哭,还能看得到一部能让我哭起来的电影,说到这里我没有觉得有一丝的害羞,我反而觉得骄傲!

 想真正看懂这部电影,不妨看看这篇文章:

http://fz0512.spaces.live.com/Blog/cns!CC3AD92907E5474E!10115.e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