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创业最初都是靠热情或信任选择的合作创业模式,结果在经营到一定程度后,这中间出现问题的也不少。

很多人都把创业比作商海中的一叶扁舟,那我就在这儿起草一个我认为的“船长”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1. 经营决策权必须掌握在船长手中

民主经营适合于已经经营稳定的大船,郎咸平说实施民主的目的不是让结果变得最好,而是保证大船的公共利益不因为某个人的专制而变得最糟。民主可能会影响创新,但它可以保证结果不是最坏。如果我们是打算创业的一叶扁舟,那么必须船长一人专制,其它人任何人都可以有建议权,但仅仅是建议权。

2. 兼职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时,一切凭自愿

有时候你还没有磨砺成为一个可以带领船队航行的船长,但是你有这样的心和梦想,想利用工作之余跟志趣想投的几个朋友一块做一件未来可能会成为事业的事情。这时候跟你一块参与的人顶多算是半只脚踏在了这只船上,从事实上讲这是可利用但非稳定可靠的资源,维系这一良好关系的唯一原则就是:一切凭自愿。所以,你兼职的项目计划不要做的太满。可以不断向团队传递信心,哪怕他们只是参与做点滴的事情,但一定要保证是在做正向的积累。如果这时候需要有费用支出,也建议由船长个人承担。参与成员只贡献时间和能力。不要让成员在兴趣背后还有个经济负担。如果有成员自愿承担一部分费用也可以,但是船长不可以动员。同时,将来如果有收益了,成员的自愿支出费用应该及时得到几倍于原来的补偿。总是,还是那条原则:一切凭自愿,不然你可能连找到志趣相投的人一块从零开始实践的机会都没有。

3. 如果是注册公司创业,为自己和所有人做好一到两年的准备

如果是要成立公司全职的做一件事情,这时候成员不再是半只脚踏在你的船上,你在获得资源的同时也意味着责任。所以要为你自己和所有人做好一到两年的准备。建议员工的薪水不要低于社会平均值,承诺核心成员可以与创始人将来一起参与首轮分红的权力。充分了解员工每一位的特长,根据当下形式做对正确的事情。成员们工作可以紧张,但是否能够做到有序取决于你提前的策划能力。

4. 开始盈利以后,做到公平和激励

在公司有盈利能力以后,必须用一种方式兑现当初对核心成员或元老们要实现共同富裕的承诺。对于当初有经济支出的人士优先以公司财务的名义进行几倍于原来金额的返还(这并不是风险投资,而是借钱发财,有钱返还的一种感恩)。兑现承诺时可以核心成员2/3投票通过必须把每年利润的20%(或多少)拿出来分红,按过去大家贡献的大小来分成,即使金额很小,也有必要养成这一习惯。每年利润分成的比例不经投票通过创始人不得改动,以避免少数创始人见钱眼开,不愿分红的情况出现。全体员工的薪水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要比行业正常值高10-20%(因为大多数员工都自我认为他的能力至少比别人会高20%),并告诫员工:公司不可能给你降薪水,但有可能会因为你的自我懒散而被公司清退,以激励员工根据当前的薪水不断努力向前。(意思是说你当前的高薪水并不是你过去的能力就可以完全羸得的,而是寄希望于你有20%的努力才提前发放给你的。)

5. 实现抱负后,让稳定项目有序经营,开创项目实验经营

在创始人及核心成员的理想和财富目标实现以后,对于有意愿的员老可以鼓励其出去创业,同时每年依然给予一个较低份额的分红比例,以铭记他对公司的贡献。如果是上市公司,根据他个人意愿,他还可以多购买公司的股票。对于出去创业的元老三年以内不得从事与公司经营有直接竞争关系的业务,否则分红权力取消。对于想留在公司一直到退休的员老,可以鼓励其自由弹性的工作制度,逐步把工作内容过度给年轻的员工,而他薪水每年照拿,更多的则作为公司的顾问力量,这样也是让他后半生的生活更有质量,想去旅游或什么都可以,不用天天来公司上班。对于创始人自己看其意愿是愿意不断打造团队的经营理念,还是愿意再去创立其它的项目。原则上即使聘请经理人,也是从公司内部选拔,以确保经过多年的磨合可以深刻理念公司的经营理念和原则。与原有项目相关的任何重大决策,此时原则上要以民主的方式通过,以确保公司这一大群人的利益,不会因为某个人的专制而变得最糟。即使看似机遇的经营方向,也是成立经营小组,在一定小范围内去实验经营,为公司的创新保留一个机会。